刺客正傳‧刺客後傳
關於部落格
奇幻世界裡的另一種感動……
  • 67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◆試閱~魔法活船三部曲2瘋狂之船‧第一章 瘋船-2



  「我到了新地方之後,妳還會來看我嗎?」

  「派拉岡,你不能自欺欺人。他們之所以把你拖走,為的是要分解船體,以便取巫木來用啊。」

  那人形木雕換了個策略。「我不管。反正死了也好。」

  琥珀的聲音變得很喪氣。「我不確定到時候你會不會死。我看他們大概會把你砍下來,跟船分開;如果你並未因此而死去,那麼他們大概會把你送到遮瑪里亞城去,當作珍奇異物賣掉,不然就獻給大君為禮,藉此換取特許狀或是特權。至於那裡的人會如何待你,我就不知道了。」

  「那會痛嗎?」派拉岡問道。

  「我不知道。巫木的性質如何,我所知有限。當年他們……剜去你的雙眼之時,你會痛嗎?」

  派拉岡轉開頭,不讓她看到自己的破碎臉孔;他舉起手,以指尖輕輕拂過剜去雙眼後所留下的木刺。「會啊。」他皺著眉頭應道,但緊接著他便說道:「我不記得了。好多事情我都記不得了,這妳是知道的,因為我的航海日誌不見了呀。」

  「有的時候,忘卻一切反而省事。」

  「妳認為我在說謊,對不對?妳認為我心裡記得,只是嘴上不肯講而已,對不對?」派拉岡故意挑她的語病,希望能藉此大吵一架。

  「派拉岡,昨日已逝,所以事情過了就過了,無法改變,我們現在談的是明天的事情。」

  「他們明天就來?」

  「我不知道!我說﹃明天﹄只是打個比喻。」琥珀說完,突然湊上前,伸手貼在派拉岡的船殼上。因為晚上天寒,所以她手上戴著手套,不過那觸感仍是存在的,派拉岡可以從船殼的那兩個溫暖處感覺出她的手形。「光是想到他們要把你劈開,我就受不了。就算你不會痛,就算你不會因此而死,我還是受不了。想到就受不了。」

  「這是無可奈何的事情。」派拉岡指出。當他把這個念頭說出來之後,覺得自己突然一下子成熟了。「妳我都無能為力啊。」

  「你這也太宿命了。」琥珀氣憤地指責道。「對策當然多得很。而且我發誓,就算無法教他們打消主意,我也一定挺身站在這裡,跟他們對抗到底。」

  「妳打不贏的。」派拉岡堅持道。「明知道妳打不贏,還硬要對抗到底,這實在太傻了。」

  「傻就傻吧。」琥珀應道。「希望事情不要走到那個地步。再說,我也不會愣愣地束手就擒。說什麼我們都要比他們先行一步。派拉岡,我們需要外援,必須有個人替我們出面,把這件事情拿到繽城商會上去公斷才行。」

  「妳去不行嗎?」

  「你明知道我是去不成的。繽城商會的會議,一定要有舊商世家的身分才能出席,遑論發言。我們需要找個有資格出席商會的人去幫我們說情,請商會禁止大運家族把你賣給那些人。」

  「那要找誰?」

  琥珀的聲音低了下來。「我原來還期望你認識一、兩個能替你陳情的人呢。」

  派拉岡沉默了一會,接著他粗聲大笑。「沒人會幫我陳情的啦。琥珀,妳這是白費工夫。妳想想看,我自己的出路,連我自己家族的人都不在乎了,還有誰會關心?我知道家裡的人是怎麼說我的,他們說我是殺人魔。問題是,我真的是殺人魔,不是嗎?船上的人都死光了。我把船一翻,肚腹朝天,把船員通通淹死,而且做了不只一次。琥珀,大運家族下了這個決定也有他們的道理,他們的確應該把我賣給人家去砍成碎片。」比任何風浪都更寒冷,也更深邃的失望浪潮打上了派拉岡的心頭。「我死了也好。」他宣布道。「死了就一了百了。」

  「你這是違心之論。」琥珀柔聲說道,不過派拉岡從她的口氣聽得出,她知道他真的是一心求死。

  「我想請妳幫我個忙。」他突然說道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