刺客正傳‧刺客後傳
關於部落格
奇幻世界裡的另一種感動……
  • 67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◆試閱~魔法活船三部曲2瘋狂之船‧第一章 瘋船-3

  「妳要是知道他們馬上要來把我拖走、砍成碎片,妳就下得了手了。我告訴妳,唯有放火燒船,我才會必死無疑;妳不能光在一處起火,而是要到處起火,免得他們有機會撲滅火勢,那我就死不成了。妳只要每天收集一些乾柴,堆放在我的船艙裡……」

  「這種事情,你連談都別想跟我談。」琥珀有氣無力地說道。她在心神慌亂之餘補了一句:「該把貽貝埋進去煨了。」派拉岡聽到她扒開炭火的聲音,又聽到潮濕的海帶與燒熱的炭火相觸的嘶嘶聲。派拉岡考慮要提醒琥珀,她這就是在把活生生的貽貝燒死嘛。不過繼之一想,他若是說了,琥珀也只會更加難過而已,並不會因此而幫助他求死,所以他靜待琥珀走回來之後才開口。琥珀坐在沙灘上,背靠著派拉岡傾斜的船殼;她的頭髮很細,所以一拂過船板,就勾在巫木上了。

  「妳這樣毫無道理可言。」派拉岡輕輕鬆鬆地說道。「妳明知道妳會輸,也立誓要挺身而出,對抗到底,可是這點舉手之勞、讓我好生一死的善行,妳卻不肯幫。」

  「放火燒死你算不上是善行。」

  「是喲。照妳這樣說起來,被人劈斲為碎片,一定比被人放火燒死來得愉快。」派拉岡譏刺道。

  「你一下子幼稚地亂發脾氣,一下子又搬出一針見血的道理。」琥珀納悶地說道。「你到底是小孩還是大人哪?」

  「也許我既是小孩,也是大人吧。妳別改變話題。來嘛,妳答應我。」

  「不。」琥珀懇求道。

  派拉岡這才輕鬆地輕嘆了一口氣。她會幫這個忙。派拉岡從她的口氣裡聽出了她的心意。假使事情無可挽救,那麼她會放火燒船。派拉岡打了個冷顫;他是贏得一死沒錯,然而他一得勝,就一切成空了。「還得多準備幾桶油。」他補充道。「他們動作快,所以妳可能沒多少時間張羅,但只要火上添油,火勢就能燒得又快又猛了。」

  之後是一片沉默。良久之後,琥珀才應聲,聲音都變了。「他們一定會設法偷偷地把你拖走。你看他們會怎麼做?」

  「大概會跟人家把我拖到這裡來的情況差不多吧。他們一定會選在漲潮的時候來,而且想必就選在每月大潮那天趁夜前來。他們來的時候,一定是滾木、驢隊、人手和小舟通通備全。雖說這工程不小,但是熟練的人做來是很快的。」

  琥珀思索道:「那我得把我的東西搬來這裡住下。我必須在你船上過夜,這樣才能保護你。噢,派拉岡。」琥珀突然叫道。「難道你都沒認識一、兩個能幫你跟繽城商會陳情的人嗎?」

  「只有妳了。」

  「我盡量就是。不過恐怕商會不會允我出席。商會只聽他們自己人的意見,而我畢竟是個外人啊。」

  「妳有次跟我說,妳在繽城這裡頗受人敬重。」

  「他們敬重的是我的手藝和我做生意的本事。但我並非出身於舊商世家的人,所以我若是開始介入舊商世家的事務,他們就不會給我好臉色看了;果真如此,說不定我的客戶會突然全數流失,甚至引起大亂。如今舊商世家的人和新商世家的人彼此劃清界線。外頭謠傳繽城商會已經派出代表團、帶著祖先留下來的特使狀正本去覲見大君,同時特使船會要求現在的大君必須遵照伊司克列大君所許下的承諾;更有傳言指出,特使團會要求克司戈大君必須將新商通通召回,並把他之前撥給新商的特許地一併取消;此外特使團還會要求克司戈大君恪守昔日頒發的特許令,此外除非獲得繽城商人認可,否則不能再將繽城附近的土地頒贈出去。」

  「這個謠言可真是詳盡哪。」派拉岡有感而發地說道。

  「我耳朵尖,而且別人聊天閒談、說長道短的時候,我絕不放過。我幾次死裡逃生,靠得都是這個習慣。」

  話畢,又是一片沉寂。

  「要是知道艾惜雅什麼時候回來就好了。」琥珀愁悶地說道。「要是她回來,就可以請她代我們去陳情了。」

  派拉岡心裡為了要不要提起貝笙‧特雷的名字而起了一場論戰。貝笙跟他素有交情,所以一定肯幫自己陳情,再說他又是出身於舊商世家的人。可是派拉岡一思及此,便想到貝笙的父親已經跟兒子斷絕關係了;在大運家族眼裡,派拉岡丟盡了家族的顏面,然而貝笙在特雷家族的眼裡又何嘗不是如此?就算他有辦法出席繽城商會,並在會議裡發言,那也無濟於事,因為眾人把貝笙和派拉岡視為一丘之貉,所以貝笙若是代自己說項,那只會越描越黑。派拉岡伸手掩住胸口,暫時遮去胸口那個殘酷的七角星星烙印。他沉思的同時撫摸著烙印的傷痕,他嘆了一口氣,又深吸了一口氣。

  「貽貝熟了。我聞得出來。」

  「你要不要嚐嚐看?」

  「好啊。」派拉岡答道。他應該掌握時機才是,畢竟再過不久,他就再也沒機會嘗試新鮮的事物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